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毛肇易诉孙潇、柞水县营盘镇中心小学健康权纠纷案

发布时间:2009-12-14 17:39:24


    要点提示

    考查侵权人的行为是否对受害人构成共同侵权,不但要看各个侵权人的行为是否是积极的作为行为,还要看这几个行为是否是直接结合,如果各个侵权人的行为间接结合造成受害人损害,则各个侵权人不构成共同侵权,应根据各个侵权人的过错或者原因力比例各自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案例索引

    一审:陕西省柞水县人民法院(2008)柞民初字第118号(2008年7月28日)

   案情

   原告:毛肇易

   被告:孙潇

   被告:柞水县营盘镇中心小学

   原告毛肇易与被告孙潇均是柞水县营盘镇中心小学的学生,事故发生时毛肇易上学前班,孙潇上四年级。2007年4月17日中午下自习后,孙潇与同学姜涛一起上厕所。在返回途中,二人先是并排走,当行至男教师厕所南拐角时,孙潇又想走到姜涛前边去,便向前边跑,毛肇易恰好从拐角另一侧跑过来。因二人的视线均被墙体阻挡而彼此看不到对方,加之速度过快,毛肇易一头撞在孙潇肚子上后倒地。倒地时头部又恰好磕在道路上一块突起的鹅卵石上,造成左颞顶骨凹陷性骨折。毛肇易出院后,因调解未果即诉至柞水县人民法院,请求判令孙潇与柞水县营盘镇中心小学连带支付相关费用。

    柞水县营盘镇中心小学的教学楼建成于2003年,坐北朝南,学生及教师厕所均位于教学楼后边。教学楼中间原有一条安全通道,可由此直达后边的厕所,自教学楼投入使用后,该校便将通道锁闭。平时学生上厕所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从教学楼正面沿教学楼往西,行至西侧墙体拐角时,再沿该侧墙体绕至教学楼后边,然后往东达厕所。另一条道路是自教学楼正面沿教学楼往东走,当行至教学楼东侧墙体拐角时,沿该墙体与东边山坡之间的通道绕至教学楼后边,然后沿教学楼西行约6米,再北行至厕所。学生厕所与教师厕所仅一墙之隔,学生厕所在北、教师厕所在南。毛肇易与孙潇相撞发生在上述第二条通道上。该条通道存在三个直角拐弯,处于每个拐弯两侧的人都彼此不能看到对方。该条通道属沙土结构地面,经雨水长期冲刷,部分鹅卵石已经凸出地面。

    审判情况

    柞水县人民法院认为,原告毛肇易在学校学习期间身体受到伤害,有权依法起诉要求侵权人给与赔偿。孙潇作为一名小学四年级的学生,已在校学习多年,且学校多次对其进行过安全方面的教育,就应严格遵守这方面的规定。其上完厕所后,盲目奔跑,从而造成原告受伤,主观上存在过错,应承担民事责任。被告柞水县营盘镇中心小学作为一个对未成年人负有教育、管理、保护义务的教育机构,在学生就读期间,应严格履行职责,使未成年人免受伤害。但该校却疏于管理,致使原告受伤,故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原告毛肇易没有按照正常速度行走,并且拐弯时也没有适时观察对面来人,因而被孙潇撞倒,对损害后果的发生也有过错,可以适当减轻二被告的民事责任。经综合考虑双方当事人过错责任大小,判决由被告孙潇赔偿原告13993.4元,由被告柞水县营盘镇中心小学赔偿原告10798.2元,现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评析

    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在于被告柞水县营盘镇中心小学是否有过错以及二被告是否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一、关于被告柞水县营盘镇中心小学是否有过错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的规定,被告柞水县营盘镇中心小学对学生在校期间负有管理、保护的义务,其是否有过失,应当根据其是否履行了职责范围内的相关义务来确定。根据案件事实来看,被告柞水县营盘镇中心小学在学校的安全管理方面存在着三方面的过错。第一,在教学楼中间原有一条安全通道,由此到达厕所不但视野开阔,路程近、转弯少,并且从此通道通行也符合教学楼的安全设计要求,但该校却在没有任何危险情形发生的情况下将通道锁闭,使学生上厕所时不得不绕道前行,从而导致本案损害后果的发生。第二,本案事故地点所在的通道上,存在着三个直角拐弯,并且无论从哪一个直角拐弯的两个侧面都无法彼此看到对方来人,极有可能发生学生因看不到对方来人而相撞的事故,但学校却没有采取任何行之有效的措施消除该安全隐患。第三,本案发生地点所在的路面属于沙土地面,内有少量鹅卵石,由于雨水的长期冲刷,部分鹅卵石已经凸出地面,在这种情况下,也存在着学生因拌到鹅卵石而摔倒受伤的可能性,但学校却因自身的疏忽而未能及时对道路进行平整修复。正是基于以上原因,并结合孙潇的直接碰撞行为,才导致原告损害后果的发生,故柞水县营盘镇中心小学也有过错,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

    二、关于二被告是否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问题,一种意见认为,承担连带责任的前提是共同侵权,但本案原告毛肇易损害后果的发生是由于毛肇易与孙潇的直接碰撞与被告柞水县营盘镇中心小学的不作为行为间接结合造成的,这是由几个行为间接结合发生的同一损害后果,所以应根据当事人的过错或者原因力比例各自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因此二被告不构成共同侵权,不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另一种意见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的规定,考察二被告的行为是否构成共同侵权,关键看原告损害后果的发生与二被告的侵权行为之间是否存在直接关系。如果存在直接关系,二被告就构成共同侵权。本案中,二被告虽无共同故意也无共同过失,但原告的损害后果是由于被告孙潇的碰撞行为和被告柞水县营盘镇中心小学的不作为行为直接结合造成的,故二被告已经对原告构成共同侵权,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确定本案二被告是否承担连带责任,关键是看柞水县营盘镇中心小学的不作为行为与孙潇的碰撞行为是直接结合还是间接结合。所谓直接结合,是指数个行为结合程度非常紧密,对加害后果而言,各自的原因力和加害部分无法区分。虽然这种结合具有偶然性因素,但其紧密程度使数个行为凝结为一个共同的加害行为,共同对受害人产生了损害,可见数个侵害行为的结合对受害人的损害而言是必然的,这种行为的竞合是具有非常强的关联共同性的。所谓的间接结合,是指多个行为相对比较松散的、非直接的结合,但由于各行为的结合事实上又产生了对同一对象的致害结果。各行为人通常事前并无意思联络,其行为也不具有同时性,通常是相互继起,各自独立,但又互为中介,数个行为分别构成损害后果的直接或间接原因,也即“多因一果”。其明显特征是松散性、非直接性和非同时性。本案中,柞水县营盘镇中心小学对学校建筑物之间的通道未尽到安全注意义务,这一不作为行为在建筑物建成时已经存在,很早就发生了,而孙潇的碰撞行为是在事故发生前一刹那间才发生的,二者不具有同时性,这两个行为完全是各自独立的,即使离开了其中一个原因,仍有可能发生损害后果,所以,二被告的侵权行为不是直接结合,而是间接结合。故二被告不构成共同侵权,不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